集团概况 董事长致辞 组织架构 企业荣誉
集团动态 综合资讯
农资经营 再生资源 茶业板块 金融典当
农化服务
学问理念 员工风采
联系大家 在线留言

必赢国际437

News Center

联系大家

/Contact us

电话:027-85802435

传真:027-85776429

邮编:430014

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737号广发银行大厦25-26楼

全球磷矿资源行将枯竭吗?

发布时间:2014-05-08

    磷是制造农业肥料的一种重要元素。最丰富的磷矿都差不多开采殆尽了,如位于南太平洋瑙鲁岛的磷矿。这是否意味着全球的磷矿资源行将枯竭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世界上仍然存在着大量品级较低的磷矿,并且如果人类急需要磷的话,其实过去几个世纪以来人类向土地中施入的磷原子仍然存在,尤其是在河口的污泥中。取得磷资源只不过是将它们重新集中起来而已。

1972年,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的生态学家保罗·欧利希(Paul Ehrlich)提出了一个简单的公式:IPAT。这个公式的含义是人类的影响力等于人口数量乘以富裕程度再乘以技术水平。换句话说,地球上的人口越多,富裕程度越高,科技水平越发达,对地球的破坏性也就越严重。

许多生态学家仍然认同这一学说。该学说在生态学领域已经取得了至高无上的神 地位。但是,这一学说并不符合过去40年的实际情况。在许多方面,更高的富裕程度和更新的科技已经降低而非增加了人类对地球的影响。相对富裕的、使用新科技的人群不再收集木柴取火,也不再从森林中狩猎取食;他们开始使用电能并食用人工饲养的家禽—这两种活动所需的土地资源均大大减少了。2006年,奥索贝尔通过统计得出,没有任何一个人均GDP超过4,600美金的国家出现了森林资源储备(无论是以密度还是面积作为考量基数)减少的现象。

海地98%的森林都遭到了砍伐,整个国家从卫星图片上看简直是一片棕黄;而海地的邻国多米尼加共和国则郁郁葱葱并被大片森林所覆盖。这样的差别根源于海地的贫困,贫困致使这个国家必须依赖木材为民生及工业提供能源。而多米尼加共和国则有财力使用化石燃料,并对居民使用丙烷气烹饪实施财政补贴,这样人们就不会砍伐森林了。

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消费”这个词对两个阵营而言意味着不同的含义。生态学家对“消费”的定义是“用尽某种资源的行为”;而经济学家对“消费”的定义是“公众购买商品和服务的行为”(上述两则定义均取自牛津词典)。

但是,当用水、碲或磷制成的产品被公众购买时,这些资源在什么意义上被“用尽”了呢?这些资源仍然存在于产品本身或环境之中。水可以通过排水系统重回自然并再次被利用。磷可以通过堆肥被循环使用。碲存在于太阳能面板中,也能被回收。就像经济学家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在其1980年出版的著作《常识和决策》(Knowledge and Decisions)中写到的那样,“尽管人类很随便地谈及‘生产’,但人类既不能创造也不能摧毁物质,人类仅仅是在转化物质。”

鉴于创新—或“生态位构建”—激发了更大的生产力,生态学家们将如何对下面的论点做出说明呢?“大家已经透支了行星银行,如果按照美国人的生活标准衡量,大家至少还需要另外一个星球。”

全球足迹网络(Global Footprint Network)是一家由马希斯·威克那格(Mathis Wackernagel)创建于加利福利亚州奥克兰的智库,该智库获得了超过70个国际环境保护组织的支撑。通过对全球足迹网络的计算结果进行核查,答案趋于明朗。该智库认为,为提高产量而燃烧化石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要在将来被吸取,必须要进行相当规模的树木种植。广泛被使用的指标“生态足迹”(ecological footprint)假定,人类所需土地面积的54%必须被贡献出来进行“碳吸取”。

但是,如果树木种植并不是吸取二氧化碳的唯一途径呢?或者,如果加以灌溉和施肥,树木可以以更快的速度生长,人类需要的树木数量因而变少呢?或者,大家可以减少排放,就像美国最近在发电中以天然气取代煤炭那样?又或者,大家容忍某些性质的排放增加(比如那些可以令农作物显著增产的排放)?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都能令生态透支大幅减少,并且令大家“行星银行”中的资金实现正增长。

在生态学家的阵营中,奥地利克拉根福大学(Klagenfurt University)的赫尔穆特·哈伯尔(Helmut Haberl)是少有的重视经济学理论的人。他指出,他的同事们一直在使用“ 初级生产的人类占用”(human appropriation of net primary production)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生态极限的指标。这一概念指的是全球的绿色植物中被人类及人类饲养的动物吃掉或阻止增长的比例。一些生态学家已经开始声称,人类已经使用了地球上超过一半或一半以上的绿色植物。

哈伯尔博士称,从几个方面来看,上述生态学家的观点是错误的。首先,绿色植物被人类占用的比例仍然相当低:根据他的估算,约有14.2%的绿色植物是被人类或人类饲养的动物吃掉的,另有9.6%的绿色植物受羊群或建筑的影响而无法生长。第二,大部分经济增长并非依赖更多生物数量的消耗而实现的。事实上,人类占用通常会随着一个国家的工业化发展和农作物增产而下降—这是农业集约化带来的结果,而不是开垦更多土地的结果。

最后,人类活动实际上能够增加绿色植物在自然生态系统中的生长。农作物吸取的化肥通过野生鸟类和动物被带到了森林与河流中,这将促进野生绿色植物的生长(有时过多的化肥会造成藻华现象)。在尼罗河三角洲等地区,野生生态系统在受到人类干预后反而更加多产了,尽管大量土地被人类开垦成农田的事实的确存在。

如果我能就地球环境许个愿的话,那么这个愿望就是把这两大阵营集合在一起—组织一场生态学家和经济学家的盛大聚会。我将向他们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在问题解决前谁也不许离开,这个问题就是:创新如何能够改善环境?

关注官方公众微信

  027-85802435

传真:027-85776429   邮编:430014   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737号广发银行大厦25-26楼

Copyright © 必赢国际437  版权所有  鄂ICP备05001955号 

 

网站建设:武汉网户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509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